四川凉山州,中国扶贫攻坚的重要战场之一,绿水青山正成为击退贫困的金山银山。

  累计退耕还林超过243.8万亩,卫星观察到凉山植被的变化,反映出水土流失被控制、减缓以及扭转的全过程,粮食年产量实现高达50%的增长。

  还我绿水青山,是一场转变发展模式的全方位革命。

  长江上游的凉山州,1998年森林覆盖率仅为28.6%。为维持生计,山林被砍伐,斜坡开垦成耕地。雨季到来,庄稼被冲到山脚沟底。同时,每年有数百万吨泥沙流入金沙江、雅砻江、大渡河,加剧长江流域水患。

  2014年底以来,凉山退耕还林面积超过70万亩。

  以卫星多光谱数据为基础制作土地分类利用图,可以看到大量耕地被恢复为林地。

  到2019年,凉山州森林覆盖率已提升至47%以上。植被增加使土地稳固,“有效耕地”未减反增。

  退耕还林后,凉山的实际播种面积从2004年的约600万亩,增加到2019年的

  780万亩。

  1999年,凉山州粮食产量不到168万吨,2019年达到245万吨。加之产业调整,发展经果林,越来越多的人因林脱贫。

  从凉山州向东2000多公里,浙江安吉余村也有类似经历。

  这里曾依靠挖山开矿脱贫致富,但飞沙走石、河流破败,余村两委因此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,集体收入锐减。

  2005年8月15日,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到余村调研,称赞余村人关停矿山是“高明之举”,并第一次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科学论断,坚定了当地走绿色发展之路的信心。

  15年,从竹产业、安吉白茶到乡村旅游,安吉走出了一条绿色发展之路。

  “两山论”不仅是生态保护理念,更蕴含经济发展要义。

  滇池,自上世纪60年代起,以近乎悲壮的姿态支撑着昆明的发展:围湖造田产粮;容纳工业排污,背负以造纸、电镀为主的乡镇企业发展;解决生活排污,满足人口增长需求。到90年代末,滇池水质一度降为劣V类。

  滇池北部填湖示意图,白线内土地为上世纪60年代后填湖所得。

  研究显示:在水质劣V类情况下,滇池生态补水和藻类去除费用平均每年支出15.23亿元。

  2020年,滇池保护治理“三年攻坚”进入最后一年。劣Ⅴ类水体比例已由2014年的20%下降至2019年的0。预计到2020年底,昆明市优良水体比例将达到80%,无新增劣Ⅴ类水体,各重点流域水质稳定达标。

  高原明珠,将逐渐恢复和提升自己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。

  三类卫星数据生成的1982—2018年中国植被生长季(4—10月)叶面积指数。叶面积指数反映植物叶片总面积与所在土地面积的倍数关系,与植被的密度、结构及树木的生物学特性和环境条件有关。

 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朴世龙的研究显示:相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中国“变绿”速度加快,而全球变绿趋势减缓,这和中国植树造林等生态工程密切相关。

  通过持续努力,中国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,环境空气质量改善成果进一步巩固。2019年,环境空气质量达标的城市占全部城市数的46.6%。

  江苏东台,渔排间的海上风电机星星点点。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容量达到7.94亿千瓦,占全部电力装机的39.5%。

  向家坝水电站及灌溉工程,金沙江水电基地最后一级水电站。金沙江、雅砻江、大渡河“三江”水电基地建设,将为改变当地贫困面貌、促进经济发展提供绿色、可持续的支撑。

 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县红崖子沟村,装机容量2.37万千瓦的村级光伏电站,让这块贫瘠的土地享受到自然的另一种馈赠。至2019年底,全国已累计下达光伏扶贫规模1910万千瓦,帮扶贫困户407万户。

  科技进步,提供了更加清晰认识生态环境价值的方式和方法,进一步明晰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内在联系。这也将继续引领转型发展。

  遥感/数据技术:乔柯、张灏、刘柳

  设计:王嘉栋、焦靖、丁新珂

  后期:李东泽 乔宁祥

  出品

  新华社卫星新闻实验室

 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

  瞭望周刊社

  新华社四川分社

 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!

【编辑:苏亦瑜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